当前分类:工艺美术大观 第04期 争鸣
浅探青花山水瓷画“空白”的内在意蕴
更新时间: 2010/8/6   来源:   点击数: 5956

    文/郑勇  龚英艳  郑勇安徽省泾县人,1962年生于景德镇,1990年毕业于陶瓷职工大学美术系。江西省陶瓷美术家,高级陶瓷美术师。江西省工艺美术学会陶瓷艺术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系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景德镇市美术家协会会员、陶瓷协会会员。景德九夫子成员。

    多年来致力于陶瓷艺术与中国画的研究与探索,形象主张山为人体,而云雾则是穿在人体上随时随刻变化着的时装,在传承青花传统基础上大胆创新,将中国画山水通过青花表现形式,充分淋漓表现出山水的气势磅礴,以及云缠雾绕变化万千的山川景色。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创作出反映时代特征,主题鲜明,个性突出,变化万千的陶瓷艺术作品。   

    “空白”作为一种陶瓷艺术设计因素和设计手法,在陶瓷艺术家的创意中是创造作品视觉美感选择的有效途径。陶瓷艺术与国画艺术水乳交融的融合在青花山水瓷画已达到炉火纯真的境界。本文从青花山水瓷画创作的“空白”留取为切入点,结合青花陶瓷艺术创作的技法实际运用,在陶瓷艺术与中国山水画艺术的浸润融合中,探寻陶瓷艺术独特的个性魅力和内在意蕴。

    陶瓷艺术与国画艺术之间的关系源远流长。早在元代青花瓷诞生之际,陶瓷艺术就与国画艺术融合。在民国时期景德镇的“珠山八友”将中国画的技法、风格引入瓷画已经达到炉火纯真的境界。而今,随着文化交流活动日益频繁,中国画元素在陶瓷艺术创作有了更多的渗透,从而陶瓷艺术创作有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空白”作为一种陶瓷艺术设计因素和设计手法,它在陶瓷艺术家的创意中是创造作品视觉美感的有效途径选择。  “空白”在陶瓷艺术设计中的具有特殊艺术感染力和独特的艺术力。青花山水瓷画,是陶瓷艺术与中国山水画艺术结合得最为完美的产品,青花山水瓷画为达到完美的艺术效果,画面留有空白是最主要的艺术表现方式之一。研究与探讨“空白”为进一步提高青花山水创作有着深远意义。

    中国画讲究笔情墨韵,水墨渲染,格调清雅;国画艺术的视觉、技法可以有效转换于陶瓷艺术中的青花及釉上创作,国画艺术中的笔情墨趣可以很快地在陶瓷釉下或釉上创作中得到移用和表现。青花山水画是山水国画在现代陶瓷艺术中的一种独特表现形式,它们的创作理念殊途同归。

    青花是一种运用天然钴料为色料,在瓷胎上用笔描绘纹饰,再聚透明釉,最后在高温中一次烧成的釉下彩瓷器。青花料在坯体上的运用,与传统中国画使用的墨色很相近,墨分五色,青花色料也被分成“头浓、正浓、二浓、正淡、影淡”等几种,一碗一色,同样有浓淡、轻重的层次变化。由于青花在色性上的沉静,曾被外国人称为“蓝天与白云”,使得它在陶瓷艺术色彩上独树一帜。青花画在白色的瓷上面,既能破除白瓷的单调,又增加了清澈明快的情调,给欣赏者造成一种趋向宁静的心理反映。构图“空白”的留取体现在青花装饰中即能表现意象空间,又能辅助装饰题材表现作品趣味性。

    中国山水画一度是青花艺术瓷的装饰主流。青花具有中国国画的笔致韵味,其魅力在于瓷质细洁而色白,釉下彩的蓝色彩绘,幽靓苍翠,图案装饰雅俗共赏。青花装饰主要通过线条的粗细、疏密、点线等笔法来表现各种艺术意境,同时在构图布局上有意的留下空白,往往更是意境无穷的手法。青花装饰一笔之下有刚柔、虚实、浓淡、轻重之变化,运笔之法有中锋和顺、逆、拖、擢等。青花装饰构图注意水路变化,即掌握整体黑白效果,大小块面及纹样组合的黑白空间。

空间的疏密大小,也就是相对地由纹饰的疏密大小来决定。把非纹饰部分的白地,看作与纹饰部分同样重要的因素加以对待,也就是所谓的“空白”或“留白”。

    青花瓷作为景德镇传统名瓷中影响最大的品种,它在中国制瓷史乃至世界陶瓷史上都闪烁着夺目的光辉。青花既具备中国画的墨色韵味,又有天然的材质美、工艺美,整体上显示出一种沉着、素雅的谦和美。从欣赏角度来讲,其丰富性绝不亚于中国画艺术。中国画艺术中无论是工笔还是写意的画面皆可在陶瓷釉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青花由于自身的属性,在陶瓷上的表现与中国画在笔墨意趣上具有同构关系,能在洁白的坯体上表现出丰富多彩的中国画艺术效果。画面中的空白并不是空洞无物而是作者巧妙经营位置,着意安排的笔墨不到之处,它是画面虚的部分、隐的部分,也是大象无形的部分。

这些“空白”的留取,是构成作品意境、情感与思想的重要因素。因此,在作画时不仅强调落墨之处“实象”的精雕细琢,同时,更要关心的是“空白”处的经营推敲,从而使笔墨未到之处,也有意外的趣味与玄妙。空白成就的是意象空间,使得“无画处皆成妙境”。

    这些空白虽五笔墨但在表达上并非无意,有的寓意着天,有的寓意着水,有的寓意着云雾,有的可能则什么也不表示,是一种感觉,一种印象,或是一种意境。以空白为背景,笔墨和形体的虚实变化来创造意境。空白处它代表了一种空间,一种全凭观者想象的空间,空白使画面意境的延伸。

    “空白”在东方艺术表现中普遍存在,国画、书法、音乐、戏曲、诗词、园林建筑、民间剪纸艺术中都讲究空白。山水画有计白当黑之法,其空白处,境界空灵,意趣无穷。  “空白”在艺术中无所不在,正因为艺术有了“空白”,才体现艺术所独有的审美价值和社会价值。  “空白”在陶瓷艺术中的运用恰能提升这种境界。将空白运用到现代陶瓷艺术设计中,更好地促进了现代陶瓷艺术表现方式的发展。

  有关对“空白”的论述有许多。罗汉儒在《此处无饰胜有饰论景德镇陶瓷绘画的“空白美”》论述空白在陶瓷绘画中的美,认为:  “对于,白如玉,的景德镇瓷器来说,发挥它的特色是我们的首要任务和目的,我们要想方设法去体现它,白如玉’的本质,而不是去破坏它。……瓷器装饰应为瓷质美’锦上添花,凡装饰部分不能全掩盖具有光泽度、透明度、滋润感的瓷质釉面,这既要保持瓷质本身的质地美,同时又要鲜明表现装饰材料的质地美。……,空白美,是相对于’实景美’而产生的。成功地安置实景、空景,会造成一种引起有效艺术知觉、审美联想和审美想象的心理定向。”文章通过对中国绘画中“计白当黑”的“空白美”,强调了在“白如玉”瓷质美上不能忽视瓷质的空白美。

    在陶瓷艺术表现中,空白在艺术家的作品里,它为欣赏者创设了情感投资的空间,激发欣赏者的感情,它是具有与实体同等价值的表达元素,这种元素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同时艺术家巧妙的运用空白,是突出作品主体、揭示主题的非常重要的手法,将作品按照形式美的法则显现出来,表达作品的内容与意念。

    总之,空白在现代陶瓷艺术中有着极为丰富的表现形式和思想内涵,熟悉空白产生的原因,掌握空白在现代陶瓷艺术中的特征表现,可以使我们更好地继承我们民族优秀的文化遗产,并从现代设计的角度对之加以研究与运用创作出更多更美的陶瓷艺术精品。



54-2
 
共有评论 0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