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分类:工艺美术大观 第07期 争鸣
画好古代仕女的几个要素
更新时间: 2011/6/8   来源:   点击数: 8594

文/陈淑娟
   
以形写神,形神兼备,突出人物内心世界是人物画的主要特点,也是重点。画好古代仕女有五个要素,一是形象,二是服饰,三是手指,四是背景,五是色调。
   一说形象。仕女画的形象,应包括整个人物的造型,即形体,动态,面型,面部表情等。仕女的形象一定要优美健康。历代仕女画家塑造了很多优美生动的仕女形象,尤其是唐,五代、宋更为突出,《调琴啜茗图》中调琴弦的仕女;《八十七神仙卷》中云髻峨峨,仙袂飘飘,仪态力方的众仙女;《韩熙载夜宴图》中一群弹琵琶、吹奏乐器及舞蹈的各种姿态的仕女们,都刻画得光彩照人,栩栩如生。历代壁画也给后世留下了许多美丽动人的仕女形象。如敦煌壁画中的“飞天”仙女们,作者将她们身上披着的飘带怍了极为夸张和生动的描绘,那长而舒卷的带子迎风飘飓,使“飞天”的体态显得更加轻盈飘逸,好似在碧空中任意飞翔,充满无限青春活力。
    在脸型的塑造上,唐代圆润丰满,但也有的人认为太胖,称这种额部窄,下巴大的脸型为秤砣脸或冬瓜脸。明、清以后逐渐变为瓜子脸,特别是清代,仕女画的脸型更加瘦削和不健康。我们学习传统仕女画时,应取二者之间比较适中的脸型。这样才显得漂亮。
    人们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又说“传神尽在阿睹之中”,也就是说从眼神中,可窥见人物的内心世界。所以画好仕女,最传神之处,当在仕女秀美的双眼,我们要让自己笔下仕女的眼睛,个个顾盼生姿,充满动人的情愫。因此,在人物眼神的刻划上必须讲究如蒋兆和先生所说“尽精刻微”,尽传人物丰富的内心世界。
    二说服饰。古装仕女这个题材之所以受到人们的喜爱,除仕女本身造型优美的因素外,古装服饰的长线条组合更易产生疏密的变化和舒缓节奏,更符合人们的审美要求,也是重要的原因。
    中国仕女服饰的衣纹十分独特,这种独特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中国丝绸服装独特的静态悬垂感,二是中国丝绸服装独特的动态飘逸感。为表现丝绸服饰的这种悬垂和飘逸衣纹,中国绘画创造了各种笔法,有人称之为“十八描”,比如游丝描、铁线描、琴弦描、柳叶描、竹叶描、蚯蚓描、行云流水描……等等。要画好古代仕女的服饰,就要苦练各种线条的画法,通过千变万化线条的描绘,把仕女们穿着宽松肥大,长曳及地的丝绸衣衫,那种轻盈柔婉,仪态万方的美感充分表现出来,使笔下的仕女们有了所谓“绮罗纤缕见肌肤”与“天衣飞扬”的艺术效果,也使那此古代美丽的服饰随着人物行动而鲜活起来,形成优美的旋律。
    东晋著名的人物画家顾恺之的《洛神赋》、《女史箴图》及《列女传仁智图卷》和宋代的《八十七神仙卷》等名作,都是通过服饰衣纹的描绘来表现不同人物的神韵,而且服饰本身的形象也是千姿百态,这些衣衫通过千变万化的线条来描绘,丝绸的神韵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
    三说手指。“画人难画手”,这是古代画家的经验之谈。一幅好的人物画,主要在于人物全身的比例的正确及形象塑造的真实生动,但手在整个人物的表情及姿态上,也起着比较重要的作用。中国戏曲传统剧目中的青衣、花旦,武旦,手的动作与姿势都有一定的名称,最常用的是“兰花手”,这种手的姿势是中指与拇指伸直略靠近,其它手指自然地稍微向上翘起的姿势,好似兰花开放,故而得名。中国女子舞蹈及传统仕女画的手就是这样。北京西郊法海寺明代壁画中一个拈花仕女,其右手捧一盘天花,左手拈一枝花,小指翘起,姿态极为优美。《韩熙载夜宴图》后段那五个吹箫和吹笛仕女,手的姿态统一而有变化。《簪花仕女图》中持花仕女的手十分好看。总之古代传统仕女画中的手,可说得上千姿百态,极富于神情。
   手的姿态如果表达了人物的思想和性格,有助于突出整个画面的主题思想。有位画家创作了一幅《文姬辨琴》的画,此画表现蔡邕在月夜弹琴,为了试探女儿文姬是否真的能辨琴,他有意挑断一根琴弦,坐在一旁的文姬正细心倾听与分辨其父挑断的是第几根弦。这个情节关系到手的姿态的处理,起初他在画稿上设计文姬伸出四个手指,意思是说断的弦是第四根。有人看后觉得这样表达文姬的思想过于简单化,缺乏内心活动的深度,说:“这样画手势,岂不成了解说图?”后来画家反复推敲,觉得这个人的意见很有道理。可是怎样处理文姬手的姿态,才能哈当地表达文姬听琴后猜想的瞬间心理活动呢?正当他苦思冥想之际,忽然一个敦煌壁画中用手支颐的《思维菩萨》彩塑泥像浮现于他的脑际,给了他很大的启发。于是决定将《文姬辨琴》的手处理成紧贴在嘴边并正在思索的姿态。事实证明,修改后的手的姿态确实比伸出四个手指含蓄得多。这个例子说明,手的姿态的处理,在仕女画创作中是何等重要!
    四说背景。不同的人物在不同的环境中生活,画不同身份、不同地位的仕女,一定要注意画出她们的生活背景,才有利于表现人物的内心世界。唐代画家周昉所作《簪花仕女图》,画面描绘贵妇们的闲适生活,她们在气韵古雅华丽奢艳的庭院中游玩,有侍女们持扇相从,衣着装饰,也极尽工巧之能事。她们拈花、拍蝶、戏犬、赏鹤、徐行、懒坐,无所事事。这种生活背景反映的是贵妇们的闲适与无聊。
    而另一幅宋代王居正《纺车图》中的女性,与周昉笔下的仕女相比,就大不相同,她们仅是生活中最为普通的农村妇女,没有华丽的服饰,华贵的房舍,相伴的仅为一架纺车,一张矮凳,艰辛的生活背景,令其相貌充满沧桑感。
    所以,我们画古代仕女,嫔妃贵妇、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农家妇女,给她们配的背景一定要同她们的身份相称,要不也会降低作品的艺术效果。比如,你把一些贵妇闺秀放在竹篱茅舍或阡陌山野之中,或者把一个村姑少女放在崇阁危楼或歌台水榭之内,这绝对会贻笑大方的。
    五说色调。色彩的运用对表现人物的身份、性格、心情,以及烘托环境都有重要的作用,所以,注意色调的搭配和过渡在提高仕女画的艺术效果上也决非小事。像我画的一支《贵妃舞蝶》瓷瓶,为张显画中杨贵妃的高贵身份,衣饰采用的多为金黄与红色这些富贵色调,艳丽的设色成功地表现了杨贵妃肌肤的丰腴和纱衣透体的复杂效果,在工笔重彩的技法上达到了一定的水平。
    而我画的另一件作品《花红》,对色彩的运用则更为讲究,从立意,背景衬托,设色点缀均以暖色调完成始终。画面呈现花红绚烂,优美自然的热烈气氛,典雅中蕴涵乡土味,给人以憨厚、纯净、质朴、回归自然的意境。少女的衣服还加入了明暗渲染法,立体感也增强了。
    自然,要画好仕女,还远不止这些因素,我不过从自己绘画的学习与实践中。择自己感受最深的几点简约说说,作为抛出一块引玉之砖,仅此而巳。不妥之处,还望行家们批评与教正。



P_85
 
共有评论 0 条
对不起,暂时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