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分类:工艺美术大观 第17期 论坛
陶瓷首饰创作之我见
更新时间: 2014/4/24   来源:   点击数: 3854

文·熊逸婷

      以前读书的時候学的是设计类的,一直都和美术有所关联,却从来沒有想过自己会亲手去接触陶瓷,总以为她深奥且不可测,千年來的国粹,哪是我们这种凡夫俗子所能领略的呢?自从参加工作后学习了一些素描和国画,更多接触的工艺美术类作品是陶瓷艺术。接触了这门艺术以后,感觉她多变却平易近人,不刻板卻也点到为止,沒有那么不可亲近,私底下也越发偏好陶瓷作品,觉得很神奇。
      平时逛商场也会流连那些首饰专柜,觉得很漂亮,这大概是女人的天性。一次在展馆发现陶瓷居然也能做成首饰,并且那么精美,色彩那么丰富。刹那间有一种惊奇感盈满,能够设计出这些作品的设计师,是有多用心的去体会、感受平时我们不会去注意的自然之美。他们是快乐的,并且这种快乐也是唾手可得的。于是我很庆幸自己开始尝试接受並感受到其中设计陶瓷首饰的乐趣,以及其中蕴含的美。
      为此,我首先了解了一下陶瓷首饰的起源。陶瓷这一材料开始是作为人们的日常用品出现的,发展到今天已经被广泛运用到各个领域中。而作为首饰的材料,则是近几年法国一位叫做贝尔纳多(Bernardaud)的著名瓷艺师提出的。当他的陶瓷店面临困境,瓷制品销量下滑的情况下,贝尔纳多提出了扩展瓷制品种类的想法制造陶瓷首饰。 陶瓷首饰发源于法国中南部城市利摩日,设计简单优雅的陶瓷首饰在法国的一经面世就引起极大的轰动,受到顾客青睐。最初的陶瓷首饰是陶瓷戒指,时至今日,陶瓷吊坠、手镯和耳环等饰品已经成为非常受欢迎的商品,陶瓷首饰市场良好。有的设计师开始尝试与贵金属等材质的结合,制造出了在瓷器上髹(xiū像漆一样在表面刷一层)上22K黄金,再炉火烧烘处理的“陶瓷首饰”,暗哑中带有光泽,典雅高贵。
      陶瓷首饰,是一种特殊的新型的首饰,突破了首饰历来由金属或宝石之类的材质作为创作媒材的局面。通过作者对陶瓷材料的综合运用,风格独具且饶有趣味。它造型新颖,材质独特,以其特殊的泥性语言和釉色的变化,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们对它的关注。
在了解了陶瓷首饰的独特性之后,隐约感觉到陶瓷首饰的设计创作可以说是具有前瞻性的。以陶瓷为材料的首饰相对于金、银、珠宝、钻石来说,并不稀有、珍贵,但是从它手工制作易碎这两个特点来说,也够得上奢侈的了。然后我开始学习并尝试设计制作陶瓷首饰,由于才刚刚接触,反而能够在创作过程中尝试使用一些不同的方法,追求首饰外形上的自然形态,在不规则中往往有一种自然和谐之美。在尝试一系列制作手法之后,才会发现,不仅外形美观,首饰表面更会产生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这无疑给我的创作带来动力和惊喜。
      陶瓷首饰的成型是设计的一个重要程序。有了好的材料,好的设想,还要通过一定的成型工艺才能构成一件完美的造型。
      不同的材料,不同的造型,决定用不同的成型工艺。工艺方法的选择,首先应明确材料性能和造型特点,取得工艺、材料和造型的高度统一。
      装饰是陶瓷首饰设计的外衣,人们感知首饰时,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首饰的装饰效果。
陶瓷首饰装饰追求艺术美,艺术美是首饰里飘逸出来的设计者巧妙寄托的内在寓意,是设计者的思想感情,审美情趣与客观物体的贯通交融。追求艺术美不仅要借鉴绘画、雕塑和其它姊妹艺术的经验,而且要打破时空限制,突破原有的艺术形式,按照设计者的主观设想、按照美的自身内在规律,强化作品意境。探求陶瓷装饰材料、装饰技法的自然天成的美,达到人为装饰美与天然浑成的胎质美、釉色美高度统一,让人在有限中找到无限,使装饰充满美感充满自由。
      众所周知,玉器在中国古代享有特殊的地位。在古代中国的一切艺术,可以说都是趋向于“玉”的。古人在玉中寄托了人生的理想与追求,它是中国人的“梦”,也是华夏民族五千年悠久文化历史的永恒图腾。古人戴上玉的眼镜看人生和一切事物,将玉作为评判道德、操行、品格、理想的标准,这种“玉质”的标准无疑是人生最高理想和境界的一次再现,也是我这次首饰课程期望追求和达到的一种标准。
      我首次创作的陶瓷作品主题是“一花一叶一世界”。这也是我对陶瓷这一材料最初的印象,就是那种自然和谐的美感,而这个主题给我宁静、天然、清明、纯洁的感觉。我将我的作品主要施一些青釉,青釉有玉一般温润优雅的感觉,这和我对首饰创作的初衷比较吻合。后来也尝试了用青釉或白釉做底,在上面施其他颜色的釉作为点缀效果也很理想。
      首饰后期的配饰也很关键,选择与陶瓷首饰的颜色、造型、厚薄相配的其他物件是非常重要的,配饰与陶瓷首饰作品之间的协调搭配,对一件完美的陶瓷首饰创作来说也显得非常关键。
      陶瓷首饰的制作也让我体会到了创作小件的陶瓷作品,也同样带给我许多喜悦和新的发现。运用单纯的视觉语言,沿袭传统玉器首饰的温润清透,体现一种简单的装饰内涵,这是我在这次陶瓷首饰课程创作中想要寻求的内在精神。将玉质精神赋予创作的首饰之中,达到精神性与形式感两者的协调与融合,使作品不单纯以其外在说明一切,更让自己带着能从心理上达到人物合一的心灵暗示,从而真正使首饰和佩戴者之间产生某种精神上的交流,达到物我合一的境界。


 
共有评论 0 条
对不起,暂时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