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分类:工艺美术大观 第18期 争鸣
浅谈战国时期漆器纹样及其审美特征
更新时间: 2014/9/18   来源:   点击数: 7616

文·李波生
     
漆器指的是用天然漆或经加工的天然漆涂盖修饰的器物,中国人使用漆器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迄今约7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直到现在漆文化仍深深地渗透进并影响着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成为中国传统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髹涂的漆液经过干燥后具有抗热、抗潮、抗酸、耐清洗的特点,坚固耐用的漆器经过花纹图案的装饰和打磨推光,能焕发出美丽的光泽。因此,从古至今,兼具实用与审美双重价值的漆器一直是人们生活中深受喜爱的物品。在中国漆器发展的悠久历史长河中,战国时期可以说是第一个高潮,无论是从数量、种类还是髹饰技艺都显示出了对前期的突破,并对后世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些髹饰的纹样元素甚至沿传至今,成为传统漆器髹饰的代表性元素。对战国时期漆器髹饰的纹样类型及其审美特征进行综合研究,为我们探索传统漆文化及今世之应用都具有一定的意义。

      一、战国时期漆器纹样的类型
    
考古发现的战国时期的漆器种类有八十余种,数量多达五六千件,应用到当时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装饰纹样主要采用多种颜色彩绘的方法,十分注重实用与美观相结合的法则。战国时期的漆器髹饰摒弃了商周时期以兽面纹为主的狰狞威严之风,显现出了一种独特的洒脱轻盈的风格。漆画笔触稳健,线条多变,达到了高超的艺术境界。综合来看,战国时期的漆器纹样主要可以分为四类:
     
1、社会生活类
     
表现现实生活中人物活动场面的髹饰纹样主要出现的贵族使用器具上,有诸如车马出行、歌舞、宴乐、燕饮、会射等场面。河南信阳长台关出土的漆器残片上就彩绘有精致的车马出行图,形象生动、线条流畅,反映了当时漆器装饰绘画的技艺水平。湖北荆门包山2号墓出土的漆奁上,也彩绘有车马人物出行图,在有限的空间内,共绘制了二十六个人物、十匹马、四辆车、九只雁、二只狗、一头猪和五株柳,构成了一组精美的楚国贵族生活画卷。画中的人物动静相映,形态各异,栩栩如生。被认为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我国最早的风俗画杰作,也是战国时期楚国礼俗、贵族现实生活的真实写照,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现在,战国时期的社会生活纹样甚至成为了古代漆器以及青铜器纹样的一个代表性元素,运用到了当代的漆器髹饰技艺之中,这体现了一种古典艺术的传承。中国工艺美术馆馆藏的一件当代脱胎漆器的作品——隐花稳操胜券瓶,便是仿照战国时期宴乐渔猎攻战纹而绘制的。作品端庄大气,红黑色调沉稳典雅,与纹样中的古典意象相得益彰,充分显示出古典审美与现代技艺的完美结合。
     
2、自然景象类
     
自然景象类纹样包括自然界中的动植物纹样以及自然现象元素的纹样,如虎、鹿、猪、狗、鸟、鹤;树木、花草;云纹等等。例如湖北江陵凤凰山168号墓出土的三鱼纹杯,杯内底正中为四叶纹,三条鲤鱼环绕周围,杯内侧口沿绘有变形鸟纹,杯外侧和耳上绘有圆圈纹和波折纹,这皆为自然景象的纹饰图样。而以花草树木为题材的装饰纹样在春秋时期的漆器上并未出现,自战国时期楚国的漆器开始,整株的树木以及变形的花瓣纹饰才逐渐出现在漆器上。战国时期的云纹较之于前期也有较大的发展。“春秋战国漆器上的云纹纹样,来源于史前的旋涡状纹样,商周时期的云雷纹是旋涡状云纹的发展和演变,春秋战国的云纹一方面延续了旋涡特点,同时新的文化交流和时代风貌又给云纹注入新鲜的活力,造型变化丰富,出现了直线型云纹,流云纹等纹样,造就了风格各异的云纹纹样。”这一时期比较常见的云纹图样包括云雷纹、三角形雷纹、绚纹、涡纹等,以线条为主要表现手法,以涡旋式或同心圆式的形式呈现出一种自由洒脱、风格多样的造型特点。
     
3、神话意象类
     
神话中的故事场景及人物、动物意象历来是中国艺术家创作的重要题材。战国时期楚国的漆器中便出现了大量的神话意象纹样,包括龙凤、神兽以及神话故事场景等多种形式。例如湖北随县曾侯乙墓出土的一件漆衣箱上,绘有可能为后翼射日故事,画面中有树、太阳、鸟、持弓人等等。而龙凤纹样,以及神兽纹样在曾侯乙墓的内棺上亦有所体现,其中绘满了由龙、鸟、蛇、神等组成的华丽纹饰,还有兽面人身、 执双戈、 踩火焰的驱鬼逐疫的方相氏,人面鸟身、执双戈的引魂升天的羽人等等。从发展历程来看,战国时期楚国漆器的凤鸟纹饰,经历了从写实到抽象的演变过程。战国初期的凤鸟纹样更多的是临摹现实生活中的动物形象,如燕雀、鹤、雄鸡等等。到了战国中后期,楚艺人的审美趋向有所改变,凤鸟纹饰的形象也随之趋于抽象,最典型的特点为变形的几何形象。“楚艺人创作时,运用S形纹、卷云纹、流云纹、花枝纹的构图手法,形成一种新的抽象的符号语言,别具意趣。如湖北荆门包山1号墓出土的战国变形凤鸟纹漆奁,盖面整体纹饰由内外两圈纹饰构成,外圈是变形的凤鸟纹,内圈为云纹。在造型上,均采用极其抽象变形的手法。”
     
4、几何图案类
     
几何纹样主要有方块纹、圆圈纹、弧线纹、三角纹、涡纹等等。几何图案纹样和云纹一样,千变万化,既可作为主体装饰也可作为陪衬装饰。比如江陵李家台4号楚墓出土的漆盾,除盾边沿的纹饰以外,整个盾的正面全由竖长方格几何图案装饰,方格内是由红、黄、蓝三色搭配而成的各种曲尺形、锯齿形的平面几何构成。“整体看去流光溢彩,有意味的是仔细端详每一个局部,会使你想起西方现代艺术中以蒙德里安为代表的,以非具象的几何图形为基础的‘冷抽象’艺术来。”又如江陵望山1号墓出土的漆耳杯,在杯的口沿及两耳上也绘有陪衬主体纹样的,由红、黄、蓝三色的点、弧形纹等组成的几何纹样。战国漆器中几何纹样运用十分广泛,前文提到的云纹、凤鸟纹在楚漆器中都能找到几何变形的纹样,这一装饰手法充分展现出艺人们出色的抽象变形能力和艺术想象力。

      二、战国时期漆器纹样的审美特征
     
战国漆器的髹饰纹样既有对传统的继承又有对过去的突破,无论是在对传统青铜器装饰纹样的变形处理方面,还是在描绘手法和装饰题材上,都显示出了战国时期独有的艺术创新和风格特色。
     
1、气韵生动
     
战国时期漆器的一大特点是线条运用灵活多样,形成整体上的旋转、流动的姿态。无论是描绘几何图形还是具象图案,灵动流畅、富于变化的线条传递出一种自然洒脱之感,让静态的纹饰透露出动态的气韵。例如对凤鸟形象的表现,湖北江陵马王山1号墓的变形凤鸟漆盘就展现出了多种手法,有简单的抽象线条,也有以圆形为中心点的向心圆形式,还有与云纹相搭配的纹样变形。行云流水的曲线与圆形的旋转之态,强化了动感的视觉效果,传达出一种节奏起伏的律动之美。
     
2、抽象会意
     
战国漆器的纹样除了生动地表现出活泼、浪漫的生命力之外,更多强调的是富于抽象形式意味的美感。从初期的写实意象到中后期的抽象变形,艺人们运用象征、夸张、变形的方法,对纹饰图样进行了再次创新,突破了现实的束缚,抓住物体的主要特征,发挥想象力进行自由创作,达到新的艺术高度。例如在云纹的展现上,便能对战国漆器抽象会意的特点窥见一斑。S形旋转的线条,或以圆心为定点独立旋转,或两边反向旋转等等,形状上也呈现出以几何形为框架的各种形式,卷云纹、流云纹、变形云纹等等,各种独特的手法大胆写意,突破了线条的单一性,视觉上呈现出自由轻快的美感。
     
3、色彩亮丽
     
红、黑、黄、蓝是战国漆器艺人善用的色彩,红黑色调为主的漆器给人一种沉稳厚重之感,而楚人多用其他颜色来与之搭配,形成缤纷亮丽的色彩之美。前文提到的江陵李家台出土的楚墓漆盾,便是由红、黄、蓝三色纹样装饰而成。红黑主色加上艳丽鲜明的黄色和蓝色,绚丽的色彩打造出斑斓多姿的视觉感受,创造出热烈而奔放,细腻而浪漫的色彩效果,给人以强烈的心理震撼,形成了战国漆器独具个性的色彩表现方式。
     
线条之美、韵律之美、抽象图形之美、色彩之美……无论是从纹饰的种类上、形式上还是艺术创新上来说,战国漆器纹样堪称中国装饰艺术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其丰富、自由、灵动、浪漫的风格为后世的漆工艺创作带来了深远的影响。纹样的构造、色彩的运用以及表现的技法都凝聚着古代艺人无穷的智慧,这些都值得我们后人用心去学习、体会,并将这一中华艺术之瑰宝的传统技艺很好地传承下去。

 


 
共有评论 0 条
对不起,暂时没有内容!